克制也沸腾的情绪碰撞

    这是七年前对于崔健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一个现场,他回到十几年前曾经演唱过《一无所有》、《一块红布》等摇滚经典,见证他成为“中国摇滚教父”的北京工人体育馆,与他走上摇滚道路之前的北京交响乐团的同事们一起,为观众呈现了这场震撼心灵的摇滚交响。

    在过往的七年中,因为“歌手”等现场歌唱节目的热播,国内的乐迷对Live有了越来越高的热情和越来越多的认知。国内很多歌手,包括曾经参加过歌手节目的张信哲、林志炫、张靓颖等也都曾发行过把流行音乐和交响乐结合的现场专辑。甚至咱们的“国民天团”凤凰传奇那些脍炙人口的广场舞神曲,也曾被中国爱乐乐团改编成交响乐的版本。当大众对交响跨界有了足够的认知之后,再回来听崔健的这场摇滚交响音乐会,还是觉得,老崔是与众不同的。

    这场音乐会自然有过往我们所听过的那些流行交响共有的惊喜。比如《出走》和《送别》的混搭,比如在《像一把刀子》的开头我们意外的听到了《蓝色狂想曲》,比如《红旗下的蛋》明明有好莱坞电影式的紧张开场,中途我们居然听到了喜庆的东北大秧歌的变奏出场。老崔在这个交响现场里,也展现了他在初出道时被人所忽略的,摇滚曲风以外的广泛涉猎。你还可能惊讶,原来他的“Free Style”也可以这么6,而且还是这般一针见血的写实。

    与这些曲风、编曲的特别之处相比,这场音乐会真正震撼人心的地方,是它的“冲撞感”和“仪式感”。头一首《宽容》里,老崔就展现出他一如既往的愤怒,在《蓝色的骨头》的说唱里,他的咬字节制,但有遮掩不住的强烈情绪。《迷失的季节》和《红先生》同样是爱情的主题,前者听来落寞,后者则有北方男人说走就走,非你不可的潇洒释放。这场《摇滚交响音乐会》的曲目,几乎涵盖了崔健整个音乐历程的所有代表作。

    个体与现实的矛盾,摇滚与交响的矛盾,让听众在这个冲突的过程中,莫名的被激发出一些强烈的情绪。这情绪不同于摇滚现场手舞足蹈的释放,它奔涌在我们内心深处,但同样沸腾。

文 / 乐旻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