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ren Hayes – Spin

专辑名称:Spin(2CD: Special Edition)
专辑歌手:Darren Hayes
发行日期:2002年11月11日
发行公司:Sony BMG
专辑语言:英语

想当年在CCTV-MTV音乐盛典看到他唱“Insatiable”
那个高音飚的 简直是不可思议 于是满世界找他的唱片
最后还是托姐姐的同学从合肥带的卡带回来 还记得里面是没有歌词的
我还特地下载了歌词到老爸的单位去打印出来
其实打出来也没用 那个声音太恐怖 记得词也学不会 🙂
这张到目前为止最多人知道的应该是“Creepin’ Up On You”
据说在迪吧相当火爆 当初这张专辑引起了很多的质疑
Darren离开野人花园就玩儿起了电子 虽说时尚的脚步跟的紧了
可是歌词那么浅白 甚至有人说太赤裸 又抛弃了以往深情款款唱歌的感觉
可是我还是很喜欢 或许就因为他有些尖刺的类似嚎叫的唱法会给人释放的快感
即使到现在 我还是觉得这张碟值得听 于是才叫人带了原碟
第二张CD收录的是一些live表演和几首翻唱名曲 只有在英国发行的版本中收录


专辑介绍

在事业的颠峰,由Darren Hayes(戴伦海斯)与丹尼尔所组成的Savage Garden(野人花园)突然宣布解散
消息传来令喜爱他们的歌迷们心碎不已。
这支双人团体在97年带来首张同名专辑、99年发表第二张专辑《Affirmation(认定)》,
目前在全球累积销售超过两千万张。
而主唱Darren Hayes温柔动人的嗓音,诠释每首耐人寻味的抒情歌曲,得到全球歌迷的肯定及支持,
便使得Savage Garden成为家喻户晓的流行团体,
在排行榜上创造“Truly Madly Deeply”、“I Want You”、“I Knew I Loved You”、“Animal Song”等红极一时的传唱歌曲。
由于个人发展重心的考量,Darren Hayes与丹尼尔做出最艰难的决定,彼此各奔东西,分别往幕前、幕后发展,寻求更宽广的天空。

野人花园Savage Garden是由主唱Darren Hayes和乐器演奏Daniel Jones这两位于1994年相识于布里斯班的一间酒吧里的拍挡所组成的,这支二人组也因而在乐坛绽现出前所未闻的新鲜声音。Savage Garden带着摇滚的精神寻得与主流音乐平衡之立足点,与同类其他乐团不同的地方在於,Savage Garden藉着极具创意的音乐创作,散发出无法抗拒的流行魅力。在电子旋律与放克吉他所搭配出的乐曲之间,Savage Garden敏锐的讽刺藉着运用自如的文字传递出人性的真实面,并以多种不同曲风并置来展现出他们的多才多艺。在1997年年终,Savage Garden的首张同名专辑一如大家所预见的,一举勇夺澳洲音乐奖10项荣誉大奖,其中包括了众所觊觎的“最佳乐团”、“年度最佳单曲(Truly Madly Deeply)” 、“年度最佳歌曲(To The Moon And Back)”、“最佳流行歌曲(To The Moon And Back)” 、“年度最佳专辑”等超级大奖。而在美国,佳绩连连的结果使得首张专辑也打入全美专辑榜Top 4。不但如此,亚洲地区着名的音乐电视Channel V的年度音乐大奖亦颁予这对二重唱“年度最佳国际单曲”(I Want You)的殊荣。

  从野人花园单飞後的Darren Hayes戴伦海斯

  《Spin心灵节奏》是Savage Garden野人花园主唱Darren Hayes戴伦海斯的首张个人专辑。过去一年来,戴伦将所有的时间花在灌录这张专辑上,在前年十二月野人花园的《Affirmation认定》专辑南非巡回演唱之前,他已经写了六个月的歌。 至于这张个人专辑是野人花园乐风的自然延伸,还是一种与以往截然不同的风格呢?戴伦认为是前者,他说:“我认为是野人花园音乐的自然延伸,而《Spin心灵节奏》这张专辑最令我引以为傲的是,它很像许多我成长时以及现在仍在听的唱片。所以灵魂音乐和Marvin Gaye的影响一定存在,也能感觉到那些教会我唱歌的艺人团体在影响我,但除此之外,你也能听到Basement Jaxx、Daft Punk、Madonna和节奏蓝调音乐的影响。这是一张非常现代的流行专辑。” 他接着说:“这张专辑有我的旋律、我的歌词和我的幽默感。我认为之前喜欢野人花园和我们的抒情风格,以及肯定我的歌声的人会喜欢新专辑,但我觉得除了这些之外,新专辑包含的更多。”

  谈到当初离开野人花园并决定单飞的心路历程,戴伦说:“对我来说,野人花园是一个很棒的经验,毕竟单单两张专辑就卖了二千万张。而我刚认识丹尼尔时才十八岁,我明年就三十岁了,这是一段很长的情谊,而且在音乐上我们的合作很紧密。乐团这一路走来,就如同大家看到的,我一步一步地被推到聚光灯下,而丹尼尔则愈来愈退居幕後。最近,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录音室制作专辑和签乐团,我则继续在幕前表演。因此,这对我来说很合理。”

  《Spin心灵节奏》呈现出戴伦在词曲创作、制作和演唱上的成熟与进步,但录制个人专辑和团体专辑对他来说是很不一样的经历。他说:“刚开始录这张个人专辑时我很害怕,因为我很习惯我的伙伴丹尼尔在身边,之前写歌时都是和他一起写。做这张个人专辑时,我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且为何做一张唱片。我不想做一张听起来就像野人花园专辑的唱片,所以我必须搞清单飞的自己该是什么模样。于是我开始回去听小时候爱听的唱片,我发现曾经和Madonna等人合作的Rick Knowles也制作了我很喜欢的Dido的专辑,我便打电话给他,我希望能和自己崇拜的人合作。录完专辑的那天,我突然强烈地感觉到这是我自己的专辑,对照以前是两个人的合作、对话和声音。”

  戴伦也二度和制作人Walter Afanasieff合作,但他说Walter 并不是他的制作人第一人选。他说:“Walter是一个优秀地不可思议的音乐人,他拥有完美的专业能力,但我一开始并不想找他当制作人。当初我想做一张Dido风格的英式电子和民谣专辑,我打电话给Walter说:我想和你一起写几首抒情曲,因为这就是听众想听的。我们进了录音室两天,结果没写出抒情曲,而写了”Spin”、”Insatiable”和”Heart Attack”。这张专辑的歌完全不像我或他之前做过的音乐,我认为我们合作的结果之所以会如此棒,是因为我们是彼此的催化剂。我们彼此激励,也彼此启发。他不想让这张专辑听来像他自己的作品,也不想再做一张Mariah Carey式的唱片,而我也不想再做一张野人花园式的唱片。我们都成功过,也以过去为荣,但我们都想前进。和他合作六周後,我说:‘我们一起制作这张专辑吧,因为我们显然知道自己在干嘛。’”

  除了Rick Knowles之外,戴伦在《Spin心灵节奏》中也和其他词曲创作者合作写歌。他说:“最开始我是和Rick Knowles一起写歌,我很爱他帮Madonna写的歌,Madonna的”Ray of Light”专辑里很多歌都是他俩一起写的。他刚出道时,帮Stevie Nicks和Belinda Carlisle等女歌手写歌,但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他帮Madonna写的歌。所以我和Rick写的歌是整张专辑的灵魂和重点,这些歌非常简单,有点受约翰蓝侬的启发,因为他都用吉他为根基来写歌。後来我和较不知名的词曲创作者Greg Beak合作,我和他一起写了很多首节奏蓝调的歌,包括Strange Relationship和I Miss You,还有一些未正式收录在专辑中。”

   “还有一个还没被签的团叫做Specificus,我和团里的Robert Connelly一起写歌。虽然他做的是和我迥然不同的电子乐风,但琢磨他这个青涩的才子是一个挑战。所以我总共和四个人一起合作写歌,制作人则只有一个。” 虽然和多名音乐人合作,终究《Spin心灵节奏》是戴伦的首张个人专辑,他有没有因此而备受压力呢?答案竟然是否定的,戴伦说:“老实说,我反而觉得很自由,彷佛自己是一个全新的歌手,我再度感到十八岁时那种渴望成功且想要拿到一纸唱片合约的感觉。这张个人专辑改变了我,这点很重要,因为它让我再度振奋起来。我想不管野人花园有没有解散,我们都不会做第三张专辑,因为我们对自己的音乐感到厌烦。我们无法彼此启发,我们需要听听别人的唱片,并和别人合作才能重新获得灵感。对我来说,我的唱片已经卖得够多了。我想的不是赚钱或拿排行榜冠军,而是想演唱并谈论自己的唱片,我真的做了一张自己听不腻的专辑,而且能骄傲地拿给朋友听,这是我的人生目标。所以目前我并没有感到压力,而是觉得很兴奋。”

  戴伦认为,首支单曲”Insatiable爱,永远都不够”是他这辈子听过最浪漫的歌,这首歌令他想起电影《红磨坊》或性感的老式好莱坞爱情故事。戴伦说:“Walter和我坐在一起,他想出节奏,而我突然想出非常有节奏感的旋律,当时歌词还没出来,但我就是知道这是一首有关欲望的歌,而且这首歌一定会红。写这首歌的过程是我这辈子发生过最奇妙的事,我好爱这首歌,这是我写过的歌中,我最爱的其中一首。这首歌又性感又狂野,同时听起来又很舒服,加上一个四十人的大乐团伴奏,你听了一定会想跳舞。我以这首歌为傲。” 至于和专辑同名单曲的”Spin”是怎么来的?戴伦说:“专辑名称的由来很有趣,因为写歌过程中,我一直写到spin这个字,包含这个字的词或这个概念一直出现在每首歌中。後来有点变成游戏,我想看看自己能在歌里面用几次这个字眼。可是三十五首歌后,这个游戏就玩腻了。但写到最後,我写出”Spin”这首歌。”

   “我知道自己想写一张有关乐观以及承认在这世上生存不容易的专辑。这世上有战争,有现在仍无法治愈的疾病如爱滋病。虽然有这麽多问题,但音乐、我和音乐的关系、我和我的听众的关系,以及买唱片和听演唱会都是欢愉的,对我来说甚至是精神粮食。或许藉由三分三十秒的歌,我能让你快乐一下,我们可以暂时忘掉忧伤。”

  提到专辑的第一首歌”Strange Relationship”,戴伦说:“这首歌证明了我听了很多TLC和很多节奏蓝调团体,我看了自己的旧唱片收藏,从Michael Jackson的Off The Wall到Stevie Wonder什麽都听,不管是Destiny’s Child还是谁,只要是出色的节奏蓝调专辑我都听。这些专辑能启发我、令我感动、让我想跳舞。所以,专辑中能有几首歌反映出我对这种音乐的喜爱是很棒的事。歌词上,”Strange Relationship”有点自传色彩,主要是描写我的爱情生活,有关男女在感情中的拉距战。我们请David Campbell做弦乐编排,他曾帮Alanis Morissette的”Uninvited”,和Goo Goo Dolls在电影原声带《X情人》的”Iris”做弦乐编排。所以这首歌很有电影的氛围,我们让他听了很多希区考克的电影配乐,因为我们希望让这首歌充满焦虑的情绪。这是整张唱片最长的一首歌,也是我最喜欢的歌之一。”

   所以就个人来说,戴伦海斯是比较难以满足的人(”Insatiable”),还是拥有奇怪的感情世界(”Strange Relationship”)? 戴伦说:“我对生命、欲望、快乐和一切感到难以满足,不管是美食、瑜珈、爱情、朋友、咖啡、任何事,我总是想要更多。我蛮小孩子气的,而且我经历过极端的快乐和悲伤,这就是为何我能做出好音乐。” “我觉得自己就像气压计,能侦测出每个人的情绪。我很敏感,而且能准确地表达情绪,这可能是一个诅咒或负担,但我不想改变,我什么都不想改变。” 原本,戴伦为这张专辑录了三十五首歌,要删减到最後十二首并不容易。他说:“从三十五首歌要挑出十二首实在很难,因为我想确保那十二首是最棒的十二首。就像之前的一些杰出唱片,如George Michael的《Faith》、Michael Jackson的《Thriller》和Alanis Morissette的《Jagged Little Pill》,你听得出来这些歌手为了这些专辑有一种破釜沈舟的气魄,我目前的歌手生涯就有同样的感觉。于是我多写了一些歌,然後在车里听这二、三十首歌,我跳过去的曲目我们就抽掉。所以我们是以引起注意的程度做挑歌准则,而不是我自己喜不喜欢,这些歌都是我写的,都是我的宝贝,但我必须挑出最棒的歌。”

CD2 收录了两首翻唱作品和在台北演唱会上的现场演出共7首 仅在英国发行的版本中有收录。

更多专辑内页图片见图区http://bbs.ukoo.net/thread-99483-1-1.html

专辑曲目:

01.Strange Relationship
02.Insatiable
03.Heart Attack
04.I Miss You
05.Creepin’ Up On You
06.Dirty
07.Crush (1980 Me)
08.Good Enough
09.I can’t Ever Get Enough Of You
10.Like It Or Not
11.What You Like
12.Spin
13.Insatiable (Pablo Club Mix)

Disk2

14.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Elvis Cover]
15. I Wish You in Heaven [Prince Cover]
16. Dirty [Acoustic Live Version]
17. Insatiable [Acoustic Live Version]
18. Strange Relationship [Acoustic Live Version]
19. I Miss You [Acoustic Live Version]
20. Good Enough [Acoustic Live Version]

点击下载专辑Part1
点击下载专辑Part2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