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姐蔡淳佳的多面自我

尽管蔡淳佳在华语音乐大爆发的2000年出道,但多数内地歌迷对她的认知都是从2007年那张新歌加精选开始的。《依恋》、《陪我看日出》、《等一个晴天》三首翻唱情歌,让人们记住了这把很日系很温暖治愈的声音。2008年第19届台湾金曲奖,蔡淳佳的《庆幸拥有》和梁静茹的《崇拜》两张红色封面的情歌专辑同时入围,很多听众,都是从这张专辑开始,记住了她和她的情歌。而在其后的2009年,淳佳的《回到最初》仍旧唱着温暖情歌。多数喜欢蔡淳佳的人,都更关注这她的声音,而并非她的想法和风格。
用暖情歌陪伴着歌迷当然是件好事,但蔡淳佳想做的并非只有这样,她一直想通过音乐传达自己的音乐想法,也让听众了解更多面真实的自己。从2015年底发行的《淳+ EP》到今年这张《我是我》,都是非常强调自我意识的作品。
这张新碟,蔡淳佳亲自参与全部8首歌作曲,以接近独立制作的方式,完成了这张自我表达的专辑。专辑中听众熟悉的情歌比例大幅削减,她尝试了更多中板的、轻快的、摇滚的、电子的作品。但由于专辑概念紧扣蔡淳佳大龄独立女性这个身份来延伸,以“自我”来切入,并不会让人有丝毫的突兀之感,反而每首歌都有十分贴切的语境。例如《跷跷板》这首有点俏皮的歌,就是一个女生主导的聊天场景;《迟来的幸福》唱得是大龄女子的乐观不将就;《不为过》这首有点迷幻的电子舞曲,讲感情里迷惑的状态,但又不失冷静;开篇的《我是我》是直接宣告式的抒情摇滚,结尾的《路标》是节奏铿锵自信的中板舞曲;在《旁观者》、《生存之道》《匹诺曹》这些情歌作品中,淳佳则传达出更为细腻深刻的情感感悟。
不为突破而转型,大胆尝试内心想法,蔡淳佳用这张《我是我》,是自我的新升级,也是送给独立新女性们的一面镜子,爱自己,所以自信做自己。

文 / 乐旻
LEAVE A REPLY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