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Band纵贯线 – 亡命之徒 (CD Version)

Super Band纵贯线 - 亡命之徒 (Full DJ Version)

单曲名称:亡命之徒
演唱歌手:Super Band 纵贯线
首播日期:2008年12月17日
发行公司:滚石唱片

一定有人在脑子里偷偷想过 如果 陶喆 周杰伦 王力宏一起组一个乐团 那会给华语乐坛带来怎样的冲击
现在 我们有一个机会让这样的想法用另一个方式实现
因为罗大佑 李宗盛 周华健加上张震岳组成了这个“Super Band”
尽管这四个人是某些人眼中的过气明星 但他们中无论哪一个 都是永不会过气的经典代表
罗大佑 曾经是一代人的精神偶像 李宗盛 缔造了多少的经典 捧红了多少天王天后 看看曾经的那个滚石吧
周华健更不用说 男女老少通杀 只要一开口就足以让你臣服于他的歌声中
A-Yue曾经是痞子一样的唱着Rap 念着脏话 但是他足够真实 去年的一张”OK”专辑更是温情的回归
用清新的民谣和最贴近心底的歌词 创造了一张叫好又叫畅销的经典专辑
大家一定记得今年金曲奖上三位罗大佑 李宗盛 周华健三位的精彩现场演出
大家也许忘记了罗大佑把苏打绿念成了绿苏打让这个金曲奖的最佳乐团倍感尴尬甚至生气了
现在 这四个人组合了 并且 他们宣布只发行一张唱片 这无疑用行动回击了小辈 也会成为明年金曲奖最大的看头
今天 他们的第一首单曲《亡命之徒》在Hit FM首播了 这宣告了 新专辑即将发行
对于这样的一个乐团 我们没有理由不期待 就算是抢钱的一张专辑 也是值得收藏的专辑
先来听下《亡命之徒》这首歌由张震岳作曲 其他三位联合作词
在其中 他们三个老人家也挑战着念Rap了 而且歌词是诙谐又不失哲理
试听为Hit FM DJ Version 下载的文件为CD Version

单曲介绍:

纵贯线新歌《亡命之徒》唱Rap 明年开始巡演

  李宗盛近日与贾樟柯等人共同出席华人创意先锋论坛。大哥表示最近正忙着往返于台北和北京两地为纵贯线第一张也是惟一一张专辑的制作以及录制,纵贯线的第一首歌《亡命之徒》已完成录音部分的工作,这首新歌由张震岳作曲,李宗盛和罗大佑、周华健一起填词,并透露新歌《亡命之徒》的风格是走Rap和Hip-Pop路线。大哥表示,其实每个人都是亡命之徒,有些人就是爱情的亡命之徒。
  大哥同时表示,纵贯线正计划明年三月起展开一次大规模的巡回演出,届时第一场将在台湾开唱,四月就会到香港和北京等地举行,希望可以届时可以登上香港红馆舞台。
  而张震岳目前也表示在完成12月份的几场个人演唱会后,将“闭关”全心投入纵贯线的专辑以及巡演中。张震岳透露新专辑的一些主要曲目都已经有了眉目,而他也会挑战一些以前没有挑战过的东西,“在创作中我也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尝试,比如我去唱罗大佑写的歌,就是一种挑战,而他唱我的歌也是一种挑战,因为我们以前都没有唱过彼此写的歌。”阿岳说,“毕竟我一直在,而纵贯线只有一张专辑和一轮巡演就会解散,所以我会很珍惜在纵贯线的日子。这是我近些年最后的演出,我会在北京演出中尽全力表现自己。”

  新乐团“纵贯线”日前正式成立并立刻跃升至华语一线“天团”位置。因为其成员是: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与张震岳。四人还做出了会做巡演的承诺。
  四人表示“没有团长的编制”,至于音乐风格,大哥李宗盛表示目前先以轻摇滚为主,而因为团员的创作风格都不一样,也会融入民谣、乡村,甚至是原住民音乐都有可能。四人对于明年的金曲奖跃跃欲试,李宗盛说,“每个人分开报名最佳新人,再一起报名最佳乐团!”至于假想敌,李宗盛答道:“我们当然首先要瞄准五月天和苏打绿啦。”

纵贯线
  北起台湾省基隆市,南到高雄市。全长414公里。共有车站73个。
  纵贯铁路,建于1887-1922年。轨距为1067毫米。是我国最早建成的铁路干线之一。纵贯线因为沿台湾岛西海岸由北向南延伸,为区别竹南至彰化间的另一条铁路,人们俗称纵贯线为“海线”。

歌词如下:

亡命之徒

作词/罗大佑 李宗盛 周华健 作曲/张震岳
Drums/张震岳 Acoustic Guitar/李宗盛 Electric Guitars/周华健、张震岳 Electric Piano/ 罗大佑
和声/纵贯线 录音/胡恩立、于泊、吴蒙惠 录音室/摆渡人 (台北) 、敬业 (北京) 、音 色 (台北)
混音师/高承郁 (Ko Seun Wook) 混音助理录音师/宣永 (Sun Young) 混音录音室/ Beat Studio (韩国)

  听我说 我原来有个梦 跟你高飞远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头
  但是我 拥有化为乌有 忘记我们承诺 忘记曾经爱你爱的那么浓
  我不能带你走 我犯了大错 必须一个人走 必须扛下所有罪过
  必须离开熟悉的街口 请你不要忘记我 这夜里有小雨飘在空中
  当我扣板机的瞬间灵魂早已卖给魔鬼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主帮我赎回 赎回我那一丁点的尊严
  想起妈妈的脸 对不起这几年 是否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妈妈我犯了错 你会原谅我吗? 我已经踏上了末路
  别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里还有我的藏身处?
  我的兄弟 离我远去我还傻呼呼的相信道义
  所谓的人性莫非要用血和泪来换取教训 不想再混下去
  想说干完这一票就不再撩下去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流不停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呀 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
  曾经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好几次
  对此 我并无更高明的解释 只是觉得今天说不定是个合适的日子
  我们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势 用擅长的方式 给人生我们的
  不管是一种告解还是一份答辩词 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
  这道理再简单不过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爱并非不来
  它只是被无预警的恶意的延迟
  不要让某个女人做的蠢事变成你自己与自己的争执
  为什么 该有的都有还是觉得不够 天呀 该不会是贪心的念头
  为什么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梦 到头来原地没有动过
  为什么 万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开心地锁着眉头 要向谁哭诉
  为什么 想去看场电影 该死的台风偏偏选在每一个的周末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 就是有人穷得发疯 有人富有 把钞票当作了枕头
  为什么 新闻里鼻酸故事 只为了偷面包给妈妈 充饥的小偷
  为什么 一百个为什么 变成一千个 一万个 十万个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想破头写不出个鸟 念念念 我为了什么
  我们都不必在意未来的样子
  像是精神病患写的诗? 或是烟花绽放的节日?
  随它去吧 我们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曳然而止
  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当眼前亮起来了以后 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不是谁能决定的
  该漫游还是冲刺 我们都在海里 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你说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啊 什么关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点击进入 Super Band纵贯线 – 亡命之徒 (CD Version)单曲 下载页面

6 COMMENTS
  1. 2008/12/17
    摇滚客

    啊欧,12月17日哦~~ 😈

    • 2008/12/17
      musicdt
      @摇滚客 :oops: 谬误 已更正
  2. 2008/12/18
    BoBoSkY

    记得鲁豫有约时,周华健提到了他们的组合纵贯线。

  3. 2008/12/18
    影月孤风

    李宗盛的rap还是感觉不是那么顺阿。。

  4. 2008/12/26
    小木

    跟大陸的網友分享一下。
    縱貫線在台灣,有另外一個意義。台灣的黑道有分好幾派,其中在中南部的稱為[縱貫線]。中南部因為經濟發展比較落後,就業機會少,有些年輕人誤入歧途就加入了縱貫線。台灣的老黑道其實相當有人情味,台語歌曲裡面也有很多講「黑道不可行」的感嘆歌詞。對一般的台灣民眾來說,講到縱貫線,除了那條鐵路之外,就是草根味重的黑道。
    這首亡命之徒,講的是長一輩的男人跟小輩的對話。這個小輩誤入歧途,人生變得非常迷網。歌詞算是有點灰諧又有點醒世的味道。

  5. 2009/01/26
    nancy

    多谢小木!多多给我们讲点这些事,我们很想了解,这样听来,更加感动!多谢!

LEAVE A REPLY

loading